嗯好久没登乐乎……这里还是那么有活力^_^

感觉这个号也差不多了,我把里面的东西清了清,主要剩下之前写的关于历史同人的内容。等我什么时候又想爱了(我实在写不了同人了爱过),我再在这个号里发。

如果有人不嫌弃想看其他东西(比如原创)的话,可以逛逛下面这个链接:
http://middlehidden.lofter.com

我叫@某中分 。

原来还是中分最适合我。

今年是爬墙严重的一年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爬回来。
至少确认了一件事:原来我是制服/西装控啊……

剩下的两周好好复习准备考试。

诗里求人,
龛中取友,
我怀如何,
王孟韦柳。

——清·法式善梧门藏书印

【漫谈/瞎扯】陶渊明《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》兼及《祭从弟敬远》

(刚好在写选修课作业就发上来吧)

(无考据,纯感性体会)


在我的印象中,渊明从来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半仙,他可以“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人”,他可以“守拙归园田”,他的生活应该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但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终究是个凡人。由于历史文献的缺乏以及后世各朝代对其形象的补充和重塑,他逐渐成为一个“完人”,他的父母、妻儿、兄弟,都渐渐淡出后人的视线。而我现在想要做的,就是将他“俗人”、“非完人”的一面摆在眼前,通过我的视角把他的温柔和亲近传递给更多的人。


渊明作此诗时桓玄已篡晋称帝,改元永始,社会形势更加混乱,国家政局更加动荡不安。心系东晋的他此时已对官场仕途心灰意...

【韩孟】知乎体•被老师们秀一脸恩爱是怎样的感受?

中唐年老(?)组的严肃(并不)日常——听说下雪天和进学解更配哦~

陆拾叁已更名为《王维诗选》:

@中分也是文心 文心太太♡的点文,还是文心太太安利的我韩孟w


*如题,知乎体。韩愈(退之)x孟郊(东野) 现代AU 双教师


*为什么是老师设定大概因为我对,嗯,韩愈有点怕(……)背进学解这种特别酸爽的体验阴影犹在更何况下周还要学他的《原毁》(我……)


*瞎拉李蟠出来,所有设定都是剧情需要,无科学所言。


被老师们秀一脸恩爱是怎样的感受?


评论 分享


李氏子蟠   ...

郁陶

敬远离开的那天,渊明没有哭出来,下意识地却还要责怪敬远吃得太少——现在他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外面正开始下雪,风也呼啸起来,一片混沌显得空荡荡的房间里更为萧索。那句话我当时是怎么写的来着……噢,“愿在昼而为影”,“愿在夜而为烛”。哎……瞧瞧桌上那豆大的灯焰跳得极不稳定,也不打算去拨弄了。他的脚疾几年前就出现了发作的苗头,便也懒得起身,心中一阵感慨,揉了揉眼角。

渊明没有其他爱好,除了看书、喝酒、坐在北窗下吹吹五六月的小风,就是和敬远一路刈谷子。每年只有到秋天的时候才会比较容易见到敬远,麦早已收了,田间还有稻谷等着。那时候敬远还没有修行那绝粒辟谷之事,一个清秀俊朗的青年绾起头发站在透明的晨曦里招呼...

【历史同人/历史向】春秋

【还是讲故事,可能有错乱的地方,欢迎指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秋

(文:中分也是文心)


伍子胥不忘郢也,故一传中叙夫差,复父仇也;虽伯嚭,亦复祖仇也;申包胥,复君仇也;越王,复己仇也;白公,复父仇也。此叙事之微也。

——凌约言

故子贡一出,存鲁、乱齐、破吴、强晋而霸越。子贡一使,使势相破,十年之中,五国各有变。

——《史记・仲尼弟子列传》


端木赐知道老师仲尼不满意他废举转货赀的行为,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在言语方面展现出的优秀才干,再者国难当前,否则他现在也不会坐在吴国的朝堂上面对着吴王口若悬河了。

此刻感觉有些口焦舌燥。端木赐已经讲了很...

【历史同人/历史向】聂政


【我只是想好好讲一个故事而已……

【说明】聂政大姊的名字聂荣是按照中华书局2011年1月版的《史记》(中华国学文库)来写的,可能和其他版本有出入;关于严仲子当时事哀侯(列侯生文侯,文侯生哀侯)还是聂政杀侠累在列侯三年(那么就是严仲子当时事列侯)我也搞不清楚,就尽量避开不明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聂政

(上)

尔今韩国朝堂上坐着的是哪位君王,聂政不知道;他只知道,现在院子外吵吵嚷嚷的,有人高声谈论远远地就看到街头有辆气派的马车来了。

聂政大约知道这马车的来路。前不久邻家老伯特地来告诉他,卫地濮阳那里有个从韩国来的公卿大人在齐地打听他的事。当时那位大人不过是问“勇敢士”,街对面不知哪个多嘴的泄出了聂政的名字,玩...

【历史同人/现代AU】脍炙人口

【傻白甜吃货口味梗来自 @鹤留行 ,谢谢小伙伴,望喜欢!
【主 元白
【很短的一篇……

————正文下————

吃货白乐天喜甜,元微之好酸辣。这是只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才知道的事情。

比如他们第一次一起去早点摊子的时候,元微之正吸溜胡辣汤吸溜得满足,一抬头对上了坐在对面的白乐天的说不清楚是惊讶、恐惧、难以置信抑或是嫌弃的眼神。

“乐天你怎么不吃啊?早饭不吃好,容易发胖哟。”

“呃……我不习惯……”

元微之只当对方是不习惯稀粥辣汤类的流食:“那你吃个包子吧,我到隔壁给你买杯豆浆——”

“诶——不用了不用了……”

白乐天摆了摆手劝对方坐下吃;元微之看乐天拿起筷子戳了一个包子送进嘴里,也就放心地继续和胡辣汤战斗。

半晌没有...